首页 > 乐活 > 电影 > 正文

《第二扇窗》:唯美意境比人性冲突更具吸引力

编辑: 栏目:电影 内容来源:女性网 2014-05-23 09:02点击:
导读:在戛纳电影节上,无论是媒体记者还是电影人,用“杰作”这个词都得非常小心才行,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上周就傻呵呵撞枪口被“嘲笑”一番。虽然作为“嫡长女”的她向来在戛纳特
《第二扇窗》:唯美意境比人性冲突更具吸引力
《第二扇窗》剧照

    1905电影网专稿 在戛纳电影节上,无论是媒体记者还是电影人,用“杰作”这个词都得非常小心才行,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上周就傻呵呵撞枪口被“嘲笑”一番。虽然作为“嫡长女”的她向来在戛纳特别受宠,但毕竟摆在本届大师云集的提名单上谦虚点总是没错,但上周她在采访中就毫无顾忌将《第二扇窗》称为她的“杰作”,更直言今年的目标是金棕榈大奖。
      虽然有辩护者认为河濑直美只是将《第二扇窗》跟自己以往的作品作对比说出“杰作”一词,但所谓瓜田李下,会引发歧义的话还不如不讲。如今戛纳电影节进行到第7个竞赛日,《第二扇窗》上映,知名电影网站Hitfix的评价就略带讽刺:“作品给人感觉单纯唯美,倒不似导演飞扬跋扈。”

    《第二扇窗》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它如同魔咒将河濑直美奇怪发散的思维碎裂成水晶般生动的影像:裸露的年轻小情侣在湛蓝的海底搜寻仿佛美人鱼游动;蜿蜒缠绕的大片红树林;以及从空中航拍的奄美大岛,青翠的绿色在晨曦中泛着微光似人呼吸起伏。这些言语或许还不能形容《第二扇窗》画面意境的一半,如果河濑直美停留在这种理想主义中,或许电影整体观感更佳,可惜她太想用力刻画出痕迹,于是镜头被转向生活冲突中来,整个故事不自觉变味。其中有两个表现山羊被割喉血尽而死的慢镜头,实在让人不知道应该说导演用镜慷慨还是残暴冷漠。

    电影呈现自然景象部分比人性刻画做得更吸引。开头发现的全身纹着黑社会图腾的无名尸似乎暗示了神秘惊悚的元素,但其实整部片更多是青少年的自我审视和自我治愈。年轻小情侣Kaito和Kyoko在荒凉的地方漫步感觉像亚当和伊娃,电影更多想展现这种难以持久的纯净情感,但穿插的元素却像一本正经的说教。因为Kyoko的妈妈已经逝世,她并不畏惧死亡,片中她有句台词说“作为一名萨满,我就站在连接人类和神灵的门槛上。”(河濑直美的电影总有很多这种说教性言词)而事实上怎么可能不畏惧呢,就像一群人聚集起来唱着毫不和谐的歌,不也是为了克服恐惧找到精神的方向。

    从这些平淡的碎片里其实很难去整理出河濑直美想表达的叙事和方向,感觉有太多即兴添加使得整部影片毫无形状。虽然《第二扇窗》持续给我们展现可爱的影像,但都算不上顶尖的视觉。如果非要拎点什么出来讲,其中的画面和情感节奏,甚至沿海的嗡嗡声效都令人印象深刻,但对于入围戛纳主竞赛的影片来说,这种评价一听就陈词滥调过头了不是么。

 《第二扇窗》:唯美意境比人性冲突更具吸引力 第6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更多关于热门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

更多合作伙伴网站内容